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粵語協會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粵語協會 總覽 會員文選 我手寫我心 查看內容

《最後一課》粵語版

2006-12-21 23:35| 發佈者: highyun| 查看: 2220| 評論: 1|原作者: 芬1012、itxu2k|來自: 本站原創


  嗰日我好遲先至去返學,我好怕畀人鬧,尤其係喀米奴同我講過,佢要考一下分詞規則,而我連頭一個字都唔識。呢陣時,我個腦淨係諗住逃學、去田度兜下。天氣幾好啊,幾暖啊!我聽見烏鴉喺細樹林邊鳴叫,普魯士人喺鎅木廠後邊嘅烈柏草地度操練緊。所有呢啲都比分詞規則更加吸引我,但係我重係忍住咗引誘,盡快走去學校。

  當我經過鎭政府嘅時候,我睇到啲人企喺一塊用嚟發佈告示嘅木板仔旁邊。呢兩年嚟所有壞消息都係喺呢塊板仔度公佈嘅——譬如打敗仗啦、徵兵啦、指揮部嘅命令啦。我一自走一自諗:“呢次又係乜嘢呢?”

  喺我走住噉穿過廣場嘅時候,同學徒一齊睇緊告示嘅打鐵佬黃殊達大聲噉同我講:“唔使咁急嘅,僆仔,重有大把時間啦。”我諗佢同我講笑啫,我嗍晒氣噉走入喀米奴嘅院仔度。

  通常,開始上課嘅時候,嗰啲趟櫃筒聲、一齊揞住對耳大聲念口簧噉嘅讀書聲,喺街度都聽到。先生會用硬尺拍住書檯嗌:“靜啲、靜啲!”我本嚟打算趁住嘈偸偸趯去我個位嘅,點知呢日同平時唔同,靜到好似禮拜日嘅早晨噉。透過開住嘅窗門,我睇見成班友仔已經坐定定喺個位度,喀米奴先生撟住把鐵尺踱嚟踱去。而家要推開課室道門,喺咁靜嘅環境底下行入課室,你哋話幾瘀同埋幾驚呢。

  不過,完全冇。 喀米奴老師一啲都冇嬲到,佢望住我,好和善噉講:“費仔,快啲返埋位啦,我原本諗住等唔到你都照開始上堂㗎喇。”

  我嗱嗱聲檻過張凳坐返落自己個位度。喺定得心落嗰時,我先至發覺我哋嘅老師原來係著住佢件藍色嘅飲衫,打埋領結,下身係一條刺繡嘅黑綢長褲。 呢身行頭,佢係上級嚟視察或者學校發獎嘅日子先會著。而且,重有一樣嘢好奇怪——冚班人都好嚴肅。噉重未算,等我睇到課室後面嗰時重驚訝。我哋課室後面有幾排凳,往時都係空住嘅,今日竟然坐咗好幾個村入面嚟嘅人,個個都同我哋一樣噉沉默。有戴三角帽嘅奧伯,有前任鎭長,有以前嘅郵差,同埋其他幾個,個個都好閉翳噉樣。奧伯重帶咗本邊角都爛晒嘅拼寫課本嚟,攤開放喺膝頭哥上邊,擺緊佢副大眼鏡喺書上面。

   “點解今日咁神奇嘅呢?”,當我諗緊嘅時候,喀米奴先生用同頭先歡迎我嘅一樣嘅溫和而又莊重嘅語氣同我哋講:“我嘅咁多位細路,呢堂係我最後同你哋上嘅課嘞,柏林嗰邊落咗命令,艾薩斯同埋洛里嘅所有學校祇准教德文,唔准教其它。聽日就會有新嘅教師嚟。呢堂係最後一堂法文課,所以我好希望你哋能夠認眞上堂。”呢幾句短短嘅話令我好震撼。哦!原嚟貼喺村府告示板度嘅就係呢個消息。

  我嘅最後一堂法文課!我甚至啱啱先至識寫字!而家,我再亦都冇機會學喇!法文就到此爲止喇!我幾咁憎自己蹉跎光陰,曠課去摸雀竇,或者走去沙河踩雪屐!我啲書,啱啱重覺得好討厭,重扐扐——我個書包,我嘅神聖嘅歷史——而家就好似就要傷心別離嘅老友。重有喀米奴先生,一諗到佢就要走喇,再亦都見唔到佢喇,令我完全唔記得咗佢對我嘅懲罰,完全唔記得佢用把鐵尺打過我。

  可憐嘅人啊,著住好靚嘅禮拜服就係爲咗呢堂最後嘅課;而家我明白村裏邊啲老人家點解坐喺課堂後邊嘞,佢哋似乎係後悔當初點解經常唔返學,又似乎係感謝我哋嘅先生四十年嚟忠誠嘅服務同埋對自己就快失去嘅母語嘅尊敬。

  喺我諗緊嘅時候,突然聽到叫我個名,原嚟係輪到我讀嘞。如果我能夠將呢條重要嘅分詞規則大聲、清晰、準確無誤噉從頭讀到尾,眞係要我點都得啊。但係,我連開頭嗰啲詞都搞唔清楚。我企喺張凳前邊,個身擰嚟擰去,個心好難受,連頭都唔敢「岳頁」起。我聽見喀米奴先生講:

  “我唔怪責你,我嘅費仔,你可能畀責罰得太多……事情就係噉㗎嘞。每日,我哋都同自己講:算啦!我大把時間。我聽日至學。而家,你知道出咗乜嘢事啦……唉!我哋艾薩斯人最弊嘅就係將教育拖到聽日。而家,嗰啲當權者有藉口對我哋講:‘點啊!你哋口口聲聲話自己係法國人,但係睇吓你哋,連自己嘅語言都唔識講又唔識寫!’……我可憐嘅費仔,搞成而家噉,責任最大嘅並唔係你。我哋每個人都有好多應該責怪自己嘅地方。

  “你哋嘅父母冇足夠重視你哋嘅學習,佢哋寧願將你哋放喺田或者廠度做嘢,只係爲咗賺多幾毫紙。唔通我就冇錯咩?我唔係一樣唔使你哋讀書去幫我個花園淋水咩?當我想去釣三文魚嘅時候,唔係一樣放你哋假咩?”

  喀米奴講完一件事又一件事,之後,佢開始教我哋法文。佢話法文係世界上最好嘅語言,係最簡潔最直接嘅,所以我哋要好好噉記住佢,永遠唔好放棄。因爲當我哋嘅語言淪爲方言甚至被封殺,“只要我哋永遠堅守我哋語言,我哋終可衝開枷鎖。”然後佢攞起一本語法書,開始講課嘞。唔知點解呢次聽課好易明白,佢講嘅所有都顯得好容易噉。我從嚟未試過聽得咁認眞,而佢亦都從嚟未試過講解得咁有耐性。我重感覺到,呢個可憐嘅人,好似想喺離開之前一次過將佢所有知識全部塞晒入我哋個腦度噉。

  講完課文之後,跟住我哋就練習寫字。爲咗嗰一日,喀米奴先生爲我哋準備咗一啲全新嘅字樣卡,上邊用好靚嘅正體寫住:“法國,艾薩斯,法國,艾薩斯。”佢哋掛晒喺我哋啲書檯上邊嘅細枝條上邊,就好似旗仔噉喺課堂周圍飄揚住。你可以想像得到我哋係幾咁認眞同埋幾咁安靜。除咗啲筆喺紙上邊摩擦嘅聲音之外就乜都聽唔到。有時會有啲金龜仔飛入嚟,但係冇一個人會注意佢哋,就連嗰啲細個嘅同學仔都唔例外,佢哋認眞噉練習寫直筆,就好似嗰啲直筆都係法文噉。學校嘅屋頂上邊,啲鴿喺度細聲噉咕咕叫,我一邊聽一邊諗:“佢哋唔會連啲鴿都強逼用德語嚟唱歌啩?”

  我時不時從本書度擡起眼,睇見喀米奴先生喐都唔喐噉坐喺張椅度,佢靜靜噉望住課堂裏邊所有嘅嘢,仿佛想喺離開之前要將所有嘅嘢都裝入目光一齊帶走噉。可想而知,四十年嚟,佢一直都喺呢個地方,守住對面嘅院同埋一直都冇變過嘅課室。祇係啲長凳同埋啲書檯用耐而磨到光滑咗;喺個院度嘅桃樹已經長大,重有佢親手種嘅啤酒花而家亦都已經爬到上窗甚至屋頂度嘞。呢個可憐嘅人係幾咁傷心啊,佢要離開呢度所有嘅嘢,聽住佢嘅細妹喺閣仔度行嚟行去噉執緊行李!佢哋聽日就要走嘞——永遠噉離開自己嘅家鄉。

  唔理點都好,佢終於都係上完咗嗰堂課。寫完字,我哋重上咗歷史堂;之後,啲細路就一齊唱Ba Be Bi Bo Bu。喺課室後邊,孝莎老人戴上眼鏡,用雙手攞住佢本單詞拼寫書,佢同佢哋一齊拼讀住單詞。我感覺到佢一樣係咁認眞,佢嘅聲音因爲激動而顫吓顫吓,聽起嚟好滑稽,搞到我哋又想笑又想喊。唉!我將永遠都唔會忘記呢堂最後嘅一課……

  突然,教堂嘅鐘敲咗十二下,跟住係祈禱嘅鐘聲。與此同時,帕臣士士兵操練完返營嘅號角聲迴響喺我哋嘅窗外邊。喀米奴先生企咗起身,面色好蒼白。佢喺我嘅心目中,從嚟都未顯得咁高大過。

  “各位朋友,”佢講:“各位朋友,我——我——”但係好似有啲乜嘢塞住咗佢嘅嚨喉噉,佢冇辦法講完佢想講嘅嘢,於是佢轉過身,攞起一支粉筆,用盡力噉喺黑板度寫咗幾個盡可能大嘅字:

  “法蘭西萬歲!”

  然後佢企喺嗰度,個頭靠住埲牆,向我哋擺咗吓手:

  “係咁多嘞,扯罷啦。”

 

 

附中學語文課本普通話版本,以作對比:

最後一課
都德

那天早晨,我去上學,去得非常晚,我好害怕被責駡,特別是,阿麥爾先生跟我們說過,他要考一考分詞規則,而我連頭一個字都不會。這時,在我的頭腦裏冒出了翹課、去田野跑一跑的念頭。天氣是那麼暖和,那麼晴朗!我聽見烏鴉在小樹林邊鳴叫,普魯士人正在鋸木廠後面的裏貝爾草地上操練。所有這一切都比分詞規則更吸引我,但我還是頂住了誘惑,加快腳步向學校方向跑去。

從村政府門前經過的時候,我看見許多人站在小佈告欄前。這兩年來,所有的壞消息,諸如吃敗仗啦,徵兵征物啦,還有普魯士佔領軍司令部發佈的命令啦,都是從那裏來的。我邊跑邊想:“又有什麼事嗎?”

當我跑著穿過廣場的時候,正在佈告欄前和徒弟一起看佈告的瓦克特爾鐵匠朝我高喊:“小傢伙,不用趕得那麼急;你去得再晚也不會遲到的!”我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便上氣不接下氣地跑進阿麥爾先生的小教室。

我打算趁這片嘈雜聲,偷偷地溜到我的座位上去。可是,這一天不同於往常,一切都很安靜,就像是星期天的早晨。透過敞開的窗戶,我看見同學們已經整整齊齊地坐在他們的座上,阿麥爾先生腋下夾著那把可怕的鐵戒尺,來回地踱著步子。必須推開教室門,在這一片靜謐中走進教室。你們想一想,當時我是多麼尷尬,多麼害怕!

可是,沒有。阿麥爾先生看著我,沒有生氣,而是非常溫和地對我說:“快點回到座位上,我的小法蘭茲;我們就要開始上課了。”

我跨過凳子,馬上坐到座位上。我從驚慌中稍稍定下神來,這才注意到,我們的老師穿著他那件漂亮的綠色常禮服,領口系著折迭得很精緻的領結,頭上戴著那頂刺繡的黑綢小圓帽,這套裝束,只有在上頭派人來學校視察或學校發獎時他才穿戴的。此外,整個教室也有一種不同尋常的莊嚴的氣氛。但是,最使我吃驚的是,看到教室面,那些平常空著的凳子上,坐著一些跟我們一樣默不作聲的村裏的人,有頭戴三角帽的奧澤爾老人,有前任鎮長,有以前的郵遞員,另外還有其他人。所有這些人都顯得很憂傷;奧澤爾老人還帶了一本邊角都已破損的舊識字課本,攤放在膝頭上,課本上橫放著他那副大眼鏡。

正當我對這一切感到驚詫莫名時,阿麥爾先生在椅子上坐下,用剛才對我說話的那種既溫和又莊重的聲音,對我們說道:“孩子們,我這是最後一次給你們上課了。柏林來了命令,亞爾薩斯和洛林兩省的學校只准教德語……新的老師明天就到。今天是你們最後一堂法語課,所以我請你們一定專心聽講。”這幾句話使我驚呆了。啊!這些壞蛋,他們貼在村政府佈告欄上的就是這個消息。

我的最後一堂法語課!……我只是剛剛學會寫字!今後永遠也學不到法語!法語就到此為止了!我現在是多麼悔恨自己蹉跎光陰啊!悔恨自己從前蹺課去掏鳥窩,去薩爾河溜冰!我的那些書,我的語法課本,我的神聖的歷史書,剛才背在身上還覺得那麼討厭,那麼沉重,現在卻像老朋友一樣,讓我難捨難分。還有阿麥爾先生。一想到他就要走了,再也見不到了,我就忘記了以前的處懲和挨打。

可憐的人!他身著漂亮的節日盛裝,為的是慶賀這最後的一堂課。現在,我明白了為什麼村裏的老人都坐在教室後面。這好像在說,他們後悔從前不常來學校。這也像是對我們的老師四十年的優秀教學,對今後不屬於他們的國土表示他們的敬意的一種方式……

我正陷於沉思之中,突然我聽見叫我的名字。輪到我背分詞規則了。要是我能把這條重要的分詞規則大聲、清晰、準確無誤地從頭背到尾,有什麼代價我不願付出呢?但是,我連開始的那些詞都搞不清楚。我站在凳子前面,左搖右晃,心裏難受極了,不敢抬頭。我聽見阿麥爾先生說話:

“我不責備你,我的小法蘭茲,你可能受夠了懲罰……事情就是如此。每天,我們都對自己說:算了吧!我有的是時間。我明天再學。現在,你知道出了什麼事……唉!我們亞爾薩斯人的最大不幸就是把教育拖延到明天。現在,那些人有權利對我們說:‘怎麼!你們聲稱自己是法國人,可你們即不會說也不會寫你們的語言!’……我可憐的法蘭茲,造成所有這一切,責任最大的並不是你。我們每個人都有許多應該責備自己的地方。

“你們的父母沒有盡心讓你們好好讀書。他們寧願把你們打發到田裏或紗廠裏去幹活,為的是多掙幾個錢。我自己呢,難道我一點也沒有應該責備自己的地方嗎?我不也是經常讓你們到我的花園澆水以此代替學習嗎?當我想釣鱒魚的時候,我不是隨隨便便就給你們放假嗎?”

阿麥爾先生從一件事談到另一件事,然後開始給我們講法語,他說,法語是世界上最優美的語言,是最清晰的語言,最嚴謹的語言,我們應該掌握它,永遠也不要忘記,因為,當一個民族淪為奴隸時,只要它好好地保存自己的語言,就好像掌握了打開監牢的鑰匙……然後,他拿了一本語法書,我們開始朗誦課文。令我吃驚的是,我竟理解得這麼透徹。他所講的一切對我都顯得很容易,很容易。我同樣覺得,我還從來沒有這麼認真聽講過,他也從來沒有這樣耐心講解過。這個可憐的人,仿佛想在離開這裏以前,把他全部的知識都灌輸給我們,讓我們一下子掌握這些知識。

課文講解完了,我們開始練習寫字。這一天,阿麥爾先生為我們準備了許多嶄新的字卡樣,上面用美麗的圓體字寫著:法蘭西,亞爾薩斯,法蘭西,亞爾薩斯。這些字帖卡片懸掛在我們課桌的金屬杆上,就像許多小旗在教室裏飄揚。該知道每個人都是那樣聚精會神,教室裏是那樣寂靜無聲!只聽得見筆尖在紙上的沙沙聲。有一回,幾隻金龜子跑進了教室,但是誰也不去注意它們,連年齡最小的也不例外,他們正專心致志地練直杠筆劃,仿佛這些筆劃也是法語……學校的屋頂上,鴿子低聲地咕咕地叫著,我一邊聽,一邊尋思:“他們該不會強迫這些鴿子用德語唱歌吧?”

我時不時地從書本上抬起眼睛,看見阿麥爾先生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注視著周圍的一切東西,仿佛要把這個小小教室裏的一切都裝進目光裏帶走……可想而知!四十年來,他一直呆在這個地方,守著對面的院子和一直沒有變樣的教室。唯獨教室裏的凳子、課桌被學生磨光滑了;院子裏的胡桃樹長高了,他自己親手種下的那棵啤酒花如今爬滿了窗戶,爬上了屋頂。這個可憐的人聽到他妹妹在樓上的臥室裏來來回回地收拾行李,想到自己就要告別眼前的一切,這對他來說是多麼傷心難過的事啊!因為,他們明天就要動身了,永遠離開自己的家鄉。

他竟然還有勇氣把我們的課上完。習字過後,我們上了歷史課;接著小傢伙們一起唱起了BaBeBiBoBu。教室後頭,奧澤爾老人戴上了眼鏡,兩手捧著識字課本,跟我們一起拼讀。我發現他也一樣專心,他的聲音由於激動而顫抖,聽起來很滑稽,叫我們又想笑又想哭。噢!我將永遠也不會忘記這最後的一課……

突然,教堂的鐘聲敲了十二下,而後是祈禱的鐘聲。與此同時,普魯士士兵的操練完回營的號聲在我們的窗戶下迴響……阿麥爾先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面色十分蒼白。他在我的心目中,從來也沒有顯得這麼高大。

“我的朋友們,”他說道,“我的朋友們,我……我……”但是,有什麼東西堵住了他的喉嚨。他沒能說完這句話。這時,他轉過身子,拿起一截粉筆,使盡了全身力氣,在黑板上盡可能大地寫下幾個字:

“法蘭西萬歲!”

然後,他呆在那裏,頭靠著牆壁,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用手向我們示意:

“課完了……你們走吧”

 

原文經Highyun與余OK修正,版權屬於原作者及粵語協會,轉載務必註明出處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外外星人 2010-6-5 04:17
畀人轉咗嚟呢度 http://yyx.5d6d.com/thread-1008-1-1.html

查看全部評論(1)

手機版|Archiver|粵語協會    

GMT+8, 2021-5-15 12:02 , Processed in 0.102508 second(s), 18 queries .

Copyright © 2003 - 2021 Cantones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粵語協會 版權所有

返回頂部